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财说 | 净资产暴涨4倍!力量钻石疯狂定增,一次豪赌还是高位套现?
发布日期:2022-08-17 19:43    点击次数:124

记者 | 杨马可

编辑 | 陈菲遐

随着培育钻石指数(8841557.WI)创出历史新高,板块内个股如力量钻石(301071.SZ)、黄河旋风(600172.SH)、中兵红箭(000519.SZ)、国机精工(002046.SZ)等股价近期均走势强劲。

培育钻石行业近几年高速发展。据中宝协统计,2021年我国钻石产品市场规模约为1000亿元,同比增长25%,已连续多年位居培育钻石第一大生产国。去年全球培育钻石毛坯产量为900万克拉,其中中国生产量就占据半壁江山达到450万克拉,光河南一个省就产接近400万克拉。A股市场中,力量钻石、黄河旋风、豫金刚石(300064.SZ)等培育钻石企业均来自河南,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培育钻石看中国,中国钻石看河南。”

数据来源:WIND

8月10日晚间,力量钻石公布了2022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此次成绩单超出了前期预告的区间上限,延续了去年以及今年一季度的增长态势。数据显示,力量钻石上半年营业收入4.48亿元,同比增长105.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9亿元,同比增长121.39%。

细分业务方面,力量钻石培育钻石业务营收2.22亿元,同比增长149.49%,毛利率达83.44%;金刚石单晶业务营收8106.72万元,同比增长32.00%,毛利率达57.94%;金刚石微粉业务营收1.36亿元,同比增长111.14%,毛利率达52.40%。培育钻石是力量钻石所有业务中最赚钱的一个分支,市场需求旺盛加上高毛利是业绩提升主要原因。

或许是业绩的优异表现,让力量钻石对未来有着 “乐观”遐想。事实上,这家公司刚刚通过的“疯狂”定增计划有几处地方值得考量。

再募4个上市公司

力量钻石计划募集现有股份数的20%、不超过40 亿元扩产培育钻石定增计划已正式获批,募集的40亿元将用于新建培育钻石和工业金刚石单晶产能,建设周期为3年,建成时间为2025年年底。

此次定增可以用“疯狂”形容。

力量钻石当前净资产为11.39亿元,此次定增完成后,净资产将暴涨4倍。另外,达产后培育钻石总产能将达到现有产能(2022年)的5.32倍,达到341.32万克拉/年;金刚石单晶总产能将达到现有产能(2022年)的2.53倍,达到24.93亿克拉/年。 

数据来源:WIND

对于力量钻石而言,本次定增与其说是自信,不如说是一场豪赌。赌赢了,产能和利润将大幅上升;赌输了,将出现产能过剩,空跑的机器将面临大幅计提折旧,并且连累股价。

此外,界面新闻还在刚披露的中报中发现,当前力量钻石有力量二期金刚石培育钻石智能化工厂建设项目、商丘力量钻石科技中心及培育钻石智能工厂建设项目这两项培育钻石在建工程,且两项工程目前进度分别仅为4.92%和2.13%。也就是说,力量钻石的两项工程仅仅刚开头还未产生收益的情况下,又募集巨资投入新项目。

未来市场供大于求

疯狂的不仅仅是力量钻石,A股中其他头部培育钻石企业也在扩张。

黄河旋风4月7日发布的募资公告显示,拟计划向实控人发布定增8-10.5亿元,其中8亿用于高温高压培育钻石合成车间相关的工程费用(主要包含建筑安装工程费和设备及工器具购置费)。综合考虑公司扩产节奏及制造成本,预计2022-2024年将年均新增满产压机300-450台用于培育钻石制造。

数据来源:WIND

国机精工今年7月发布公告称,目前有六面顶压机产能200-300台/年,今年年底将扩产至400-450台/年。中兵红箭今年1月17日公告称,全资子公司中南钻石有限公司实施的“年产12万克拉高温高压法宝石级培育金刚石生产线建设项目”已完成批复的全部建设内容,今年将陆续投产。另据浙商证券预计,中兵红箭将于2022-2024年年均新增满产压机 300-500 台用于培育钻石制造。

按照力量钻石募投项目预测产能的数据,可以计算出一台六面顶压机一年可以生产1600克拉培育钻石,至2025年,中兵红箭、黄河旋风、力量钻石三家企业三年间的培育钻石产能增量将达到664万克拉。

2020年,全球培育钻石产量为720万克拉,市场上乐观预测2025年全球培育钻产量达1902万克拉,年化复合增长率高达25%,这也是上述三家企业扩产的底气所在。

不过,市场究竟能否消化那么多产能,尚需打个问号。交易所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在力量钻石的定增问询函中,交易所提到了产能消化的风险。

培育钻石的市场空间还有诸多疑问。券商研报中,将婚嫁、休闲市场、工业等都列入了未来培育钻石的应用场景中。以婚嫁场景举例,由于相同的理化属性,培育钻石一直被市场认为是天然钻石的低价替代品,而培育钻石的价格仅为天然钻石的三分之一,加之规范的行业标准,培育钻石替代天然钻石作为婚嫁象征的说法并不少见。但实际上,天然钻石与培育钻石最本质的区别,就是天然属性。高温高压法下,培育钻石的原材料是石墨粉,经过六面顶压机的压制获得培育钻石;而天然钻石的获取则是由矿区开采而来,为非可再生资源,供给有限。因此培育钻石并没有天然钻石所拥有的稀缺属性,也绝难成为天然钻石在婚嫁场景的替代品。此外,在休闲饰品场景下,还有珠宝、金银饰品等作为竞品出现。上述市场空间的估算或过于乐观。

另一方面,根据供需关系原理,一旦上述三家培育钻石企业的供给产能提高,而需求端没有大幅增加,未来终端价格势必会下滑。

定增配合股东高位减持? 数据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中报数据显示,力量钻石的第二大股东李爱真是公司实控人邵增明的母亲,两人合计持股比例高达56.49%。但此次定增中,邵增明及其母亲李爱真并未参与,届时二人持股比例将会被稀释至约45%。有投资者不解,面对完成定增后资产暴增机会,二人为何选择放弃?

数据来源:WIND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9月23日力量钻石将会有一次较大规模的解禁,占总股本比例高达15.67%,以目前公司258亿元市值计算,解禁金额将达40.43亿元。

数据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即将到来的解禁将涉及大部分原始股东,王六一、翁伟武、夏红明、张婧、杨花兰、农银投资均为2017年增资入股,当时价格为8.6464元/股,这与当前214.12元/股的价格相差接近25倍。从这个角度看,解禁无疑是“单车换航母”的财富兑现。

一边是高位定增一边是解禁在即,谁最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