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裁员欠薪,黄光裕没能让国美真快乐
发布日期:2022-08-07 20:22    点击次数:209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雷达财经,作者|孟帅,编辑|深海

“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国美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 去年2月16日,国美创始人黄光裕正式获释,两天后集团举行的高管会上,黄光裕立下这样的壮志。

在此之前,国美 App更名 “真快乐”。彼时,国美股价一度迎来上涨。

然而,出狱一年半后,黄光裕并未实现此前立下的壮志。财报显示,2021年国美录得464.84亿元的收入,这一数字与其2008年时的营收规模接近。

近日,国美还陷入裁员、高层频繁变动的困境。据媒体报道,目前国美多个部门正在裁员,有员工称已有数月工资未正常发放。与此同时,国美多个高层出现调整,国美旗下真快乐的执行副总裁丁薇、国美管家售后公司CEO曾之宁均被免职。

有行业人士认为,黄光裕虽然是门店时代的弄潮儿,但错过了电商时代,单凭一己之力,很难反超阿里、京东。

裁员、高层频繁变动

裁员的阴云,笼罩在国美员工头上。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国美陷入裁员困境,此次国美裁员涉及到3C、家电等多个部门。

8月3日,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有认证为国美电器的员工发帖称,国美本周二进行裁员沟通的员工赔偿均为N+1,不过赔偿支付的方式根据赔偿金额的不同有所差异,赔偿金额不超过2万元的将在10月一次性发放,赔偿金额超过2万元的将在10月、11月、12月分三批次发放。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便有媒体报道,真快乐拖欠员工6月、7月两个月的工资,并且还没有给员工缴纳4月、5月的社保、公积金。此外,公司还调整员工薪资的比例变相降薪,将绩效与基础工资的比例由原来的2:8调整为4:6。

事实上,在此番被曝裁员之前,国美切入互联网家装赛道的打扮家就已经预演了裁员的大戏。据了解,打扮家是国美于2020年12月收购的品牌,曾一度被黄光裕寄予厚望。去年4月,国美为了推广打扮家App举办了重量级的行业会议,还定下2024年平台规模达5000亿元的目标。

只是还未等打扮家真正释放能量,变故却已发生。今年7月,有媒体报道称,打扮家的全线业务已经停摆,创始人兼CEO高飞已正式离职。多位打扮家的员工还表示,公司自4月开始便全员停发工资,自己已经3月未拿到工资,至于何时能拿到自己的薪资,公司管理层也没能给出明确的答复。

有消息称,打扮家其实自去年11月便已开始裁员,裁员前公司每月用于人力上的成本近2000万元,公司计划在今年4月的大裁员计划中将这一成本控制在300万元。时间快进至今年7月,打扮家的员工数量已从高峰时期的600多人减少至70余人,公司的办公地也从北京石景山搬至国美自有物业下的鹏润大厦,而公司搬家的原因正是为了减少租金。

对于打扮家的情况,黄光裕接受采访时表示,打扮家发展上确实出现一定问题,特别是装修方面,因为疫情团队多次被隔离,很多工作难以推进。打扮家作为国美投资企业,集团正帮其积极解决问题。

此外,公司还传出多位管理层职位变动的消息。

据财新报道,国美旗下电商平台真快乐公司的执行副总裁丁薇已被免职,团队已大幅裁员。与此同时,国美管家售后公司的CEO曾之宁也没能躲过被免职的命运,该职务转而交由国美家公司董事长林超兼任。此外,张斌则被任命为国美通信公司CEO。对此,国美方面不予置评。

雷达财经注意到,黄光裕回归后,国美的高层曾频繁进行调整。去年7月,原百度高管、国美在线CEO向海龙离职;同年8月,国美电器CEO张德炬也以身体原因离职;去年中期报告中提到,国美零售总裁王俊洲因个人计划退休。

随后,一批新人相继获得任命,丁薇、曹成智、胡冠中三位阿里高管空降国美。但随着丁薇此番被免职,如今三位高管均已不再是国美的管理层。今年1月,黄光裕回归约一年左右,他的妹妹黄秀虹被任命为国美电器的董事长,国美老臣李俊涛则出任副总裁一职。

然而,内部不太平的国美,外部也摊上麻烦事。4月国美与多家供应商的合作传出负面消息。先是国美济南分部的员工被传殴打美的旗下员工,美的还发函表示将撤出该分部、并宣布停止供货;此后国美的另一家合作伙伴惠而浦因国美拖欠其约8000万的货款,宣布“分手”。

黄光裕18个月的壮志未实现

国美走到如今的局面,可能黄光裕本人也未曾预料。

1987年元旦之际,黄光裕一手创办了国美。从一家以经营各类家用电器为主、面积不足百平的小店发展至今,国美已走过35个年头。官网显示,国美目前下设有零售生态、互联网生态、研发智造、金融、地产及投资六大板块。

然而,曾多次登顶胡润百富榜中国首富的黄光裕,人生轨迹在2008年迎来转折,彼时黄光裕因涉嫌经济犯罪深陷风波之中。2010年,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及单位行贿罪,黄光裕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判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

不过,锒铛入狱的黄光裕,仍在很大程度上掌控着自己庞大的商业帝国。即便身在狱中,2013年黄光裕仍以200亿元的资产名列当年胡润百富榜的第39位。

在获两次减刑后,黄光裕于2021年春节过后的几天正式获释。彼时,满血归来的黄光裕放出豪言壮语,“力争用18个月的时间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

转眼间18个月的期限已至,但黄光裕的回归给国美带来的起色却十分有限。财报显示,2021年国美录得464.84亿元的收入,同比增长了5.36%。相比2018年、2019年、2020年643.56亿元、594.83亿元、441.19亿元,国美的营收在近年首次实现同比增长,但这一水平仍不及2019年的营收规模,接近2008年458.89亿元的营收规模。

此外,国美在亏损方面虽有所收窄,但仍面临难以盈利的困境。2018年至2021年,国美的归母净亏损分别为48.87亿元、25.90亿元、69.94亿元、44.02亿元,这意味着国美仅过去四年就亏损了近189亿元。

与此同时,国美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也并没有因为创始人的回归而实现长久持续的回暖。虽然黄光裕出狱后,国美的股价一度出现大涨,但短暂的上涨之后,国美的股价却一路下跌。如今国美的股价甚至不及黄光裕出狱之前,目前国美的市值仅在百亿港元线附近徘徊,与其出狱时相比,市值蒸发800多亿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国美在资本市场遇冷的同时,黄光裕却进行了多次减持。去年12月、今年1月、4月,黄光裕三度减持国美股票。最近的一笔,黄光裕减持4亿股股票,套现2.2亿港元。

真快乐未能真正给国美带来快乐

事实上,早在2003年前后,国美便开始了自己的电商布局。这一年,国美的线上电子商城上线。2011年,国美电子商务网站全新上线,率先创新出“B2C+实体店”融合的电子商务运营模式。

作为曾经线下零售的巨头,国美一度风头无两,营收甩阿里、京东好几个身段。然而,彼时的“小老弟”们如今已发展成为互联网电商行业间的巨头,而国美却陷入连年亏损的境地。

目前,国美的营收与阿里、京东相比,存在十倍以上的差距。最近一个财年京东、阿里的营收分别为9516亿元、8530.62亿元,分别是国美464.84亿元营收的20倍和18倍。即便是已被ST的苏宁,去年营收也达到1389.04亿元,是国美的近3倍。

雷达财经注意到,作为黄光裕重新回到国美一线后大力扶持的重点项目,真快乐却没能爆发出预期的能量。2021年1月,国美大胆地舍弃了自家沿用多年的金字招牌“国美”,转而以“真快乐”命名,推出真快乐App,随后国美官网也变更为“真快乐商城”。然而,真快乐并没有带给国美真正的快乐。

去年4月,国美举办的全球投资人电话会议上透露,国美2020年线上全平台的GMV共完成1126.3亿元;线下方面,截至2020年底,国美零售已在全国拥有3421家零售实体店网络。

彼时,黄光裕出狱后还首次公开亮相,指出国美零售未来存在的两大机遇,一个是电器领域的增长空间大,国美销售虽然此前出现下滑,但供应链的优势仍然存在;另一个则是全品类市场广阔,国美零售从电器拓展至全品类,并线上对线下赋能,是从0开始的提升,市场总量巨大。

2021年,国美零售的GMV为1469亿元,同比增长30.4%,不过这与黄光裕此前定下的万亿GMV目标相比,仍有很大的差距。若与对手相比,国美的成绩则更为惨烈,阿里最近一个财年的GMV为8.119万亿,京东去年全年的GMV为3.29万亿。

此外,真快乐的月活数据也不容乐观。易观千帆数据显示,真快乐与京东、淘宝、天猫、苏宁易购等应用的月活数据相差甚远。以今年6月的数据为例,淘宝、京东、苏宁易购的月活分别为8.28亿、3.57亿、3317.92万,而真快乐的月活仅为72.86万。

值得一提的是,国美接下来或将宝押在了元宇宙上。有消息称,国美目前将元宇宙定位为公司的重要战略方向,并为此招揽人才,国美还能否迎来转机,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